UndefinedRay

习惯性把妹

祝我家亲爱的生日快乐!!!就当我没看过裘达尔和白龙练级的故事吧,善待极地榕树……

秋天醴厚落叶堆积着酿出冬日的严寒,极东地区冬季的降临并没有给人一种循序渐进之感。相反,从一开始就是大雪,铺天盖地的大雪。风刮得速度急,雪的来势也急,盖在地上似鹅绒。昨夜突降的雪持续到现在程度丝毫不减,今天惯例的军事演练总算是要暂停,但这样也并非无事可做。红炎打开一份竹制卷轴,看着书房窗外扬扬洒洒飘落的雪出神,最后终于再度把目光移回来。
他很容易就会发呆,发呆入了神,大概就是现在这样——脑袋微微低垂,在自己也不清楚的情况下进入睡眠。但这样的睡眠很浅,浅到周围一有动静马上就能警觉地做出防备。

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上述的典型事例。竹简发出细微却响亮的碰撞声响,睁开眼睛对上的,是带着小孩子特有水汪汪光泽的赤瞳,彻底惊醒。
“……神官大人?”
即使在冬天,不知怎么,在他身上也能清晰感觉到的夏的痕迹。
裘达尔一副恬然自得地问他一句,不冷?
“有点吧。”他说。
“这样啊,我还想带你去天上玩玩。”裘达尔肉呼呼的脸上洋溢着的却是得意,连带着的抱臂姿势好比一个小小的大人一样。
红炎的眼睛此时还有些惺忪,“雪停了吗?”
“还在下,不过小得很,也无碍了。”


红炎在毯子上坐定,目光环顾了一圈,最后定格在身旁很小只,穿着正装的煌国神官。
“这是magi的能力吗?”
“普通的魔法道具而已。但是对我来说,操控它们就是小事一桩。”
“因为很方便,所以也很少走路吧。”
“那又如何?毕竟我的魔力用也用不尽。”
“当心点吧,你这样的家伙容易一整个冬天都在感冒。”
“……”似乎是被说中了,裘达尔先是顿了一下,然后摆出一副要踹他下去的样子,无奈体格差实在是太大,到最后也没能把红炎怎么样。

“喂,我问你啊,”终于没有攻击念头的神官安静了下来,“你有出过皇宫吗?”
“偶尔。”
“那些大叔他们不让我出皇宫,可我想去外面看看。”说着还咬咬下唇低垂下脑袋,一副很可怜的样子。
红炎略微颔首,把裘达尔抱到腿上,很轻,“你现在还太小,这样一副打扮出去很不安全。”
哄小孩子一般的语气对于这个年纪的神官确乎受用,“无所谓,我可是很强的。今后就让你看。”红炎就只笑了笑,低下脑袋看着他说道好。等到雪停了,没有热度的光芒从云间懒洋洋地打下来,打到小孩子长得微微卷起弧度的黑色睫毛上,细小的雪花化成水滴粘连与其上,静静地闪动着光芒。


之后裘达尔也会经常邀请红炎坐飞毯,有时候会在夏夜,不知名的飞虫随着高度的上升也趋近于无,抬头看去就是漫天的星星,亮得很,比坐在地上感觉更为接近了一些。自己曾看到过的书上也会涉猎一些关于星象的知识,这时候红炎也会像是当作聊天一样和这位神官讲。对于孩童来说,大抵听得进去的也只有神话故事,红炎捉准了这一点,也注意会多给他讲类似于此,不过到最后总是会扯到理论性较强的东西,结果还是裘达尔沉沉地枕在红炎的腿上睡着了。
被rufu眷爱的孩子吗?红炎自语着,指尖轻轻擦过了月光照耀下烤瓷一般的脸蛋,入眠的呼吸很均匀,不忍打扰。直到入夜加上高处冷得不行了他才把人推醒,问他是不是应该下去窝在被子里好好睡。

等到他们再长大一些的时候,皇帝遇害,第一、第二皇子在火灾中丧命;原皇帝的弟弟被扶持上位,连带着红家地位也到达顶峰,红炎理所当然地成为继承人,这时裘达尔再找他玩也是困难得很,就算找到了他他也是忙得很,索性也就不去了。
这段时间总是会梦到,自己漂浮在深深的海底,无光,黑暗又温暖。察觉到有人在向自己游过来便猛地睁开眼睛,好像粼粼的水流也停止,偶尔擦过肌肤的鱼儿都定格,一切的一切全部静止了下来。真奇怪啊,明明什么都看不到的,却感觉到来者在朝自己喊着什么;嘴唇竭力地一张一合,什么也听不到,耳朵却振聋发聩,如果说是水下压强的问题,为何他来的时候才会出现?全部思绪被搅在一起,头痛欲裂。忽然,身体落在一个稳稳的怀抱里,这次他才听清来者究竟说的是什么,震耳欲聋的感觉也消失,像是给这个很轻,好像是恋人间的厮磨耳语一般的声音留出空档。
他说,裘达尔。
裘达尔知道他是谁,作为回应刚要将这个名字叫出口,某根绷紧的弦终于断了,把他从梦境中狠狠地拉了回来。
“可恶……又是这个梦吗。”

之后再见面的机会就是裘达尔学会了迷宫的召唤,那时恰逢世界都掀起了迷宫攻略的热潮,金属器很快便被煌帝国决定应用在军队中,这便也少不了红炎的份。裘达尔作为magi,跟随着自己所中意的王攻略迷宫虽说是不必要,却是可以说得过去的事。

“那时候我啊,不准出去随便走动,当然在皇宫里飞来飞去是没问题的啦。这样我就记住了大致地形,有一次偷偷溜出去,不过还没出皇宫就被大叔们抓了回来。”
一开始带进来的军队损失大半,总归是到达了圣宫。这之前被他搭救过一次,就护在怀里。裘达尔活动了一下肩膀,感觉怪怪的,却又很熟悉,忽然他想起了之前做的梦,和那个时候如出一辙。他懒得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却觉得应该说点什么,便稍微偏了偏脑袋对着高了自己一头的红炎主动搭话。
“你之前有了两个魔神了吧?阿加雷斯,还有什么?这样很好嘛,你很强,我很中意这一点。不过听说南面已经有复数迷宫攻略者了,是叫辛巴德吧,而且不止两三个的样子,不加把劲可不行了。”

头顶盘桓着火红的凤凰,尾巴拖着长长的赤焰,大概是对攻略者的欢迎。堆满宫殿的是数不尽的金币与珍宝,漂浮着的灰尘在这片金碧辉煌中也反射出光芒,星星点点在空气中缀着。
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寻找八芒星印记的金属器,神官先行地走在前面,
“你,想要成为王吗?我感受得到你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。不过,不主动说,我还真的不是很明确耶。”
“这是当然。”
“哦?为了什么?”裘达尔脚步顿了一下,忽然转身,兴趣盎然。
“……那么,金属器就是这个了吧?”红炎举起一个金色的细颈瓶,正对着他询问。还不等回答,其上的图案发出耀眼的光,撼动着地面,连带着门外的都市,金色的拱顶、玉制的柱子也震落下来更多的尘埃。

“我是所罗门的第三十七柱魔神,菲尼克斯。”
“菲尼克斯……有不死鸟之含义吗。”
红炎喃喃自语道,身边的裘达尔倒是笑着对魔神打了打招呼,而对方呈现出难得一见的惊讶表情,向着他深深鞠了一躬。
“正是如此。我的能力是治愈,可以帮忙把受伤的士兵医好。那么,你就是你身边的magi所选中,要成为王之人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那么,这份力量也为你所用,你作为王之器的素质很好。”

“不,搞清楚一件事情之前,他可并不是我所期许的王喔。”
菲尼克斯微微颔首,示意被尊为magi的裘达尔继续。
“你平日极少表现出称王的意愿,如果只从表面看的话,给我的感觉甚至是迫于身份不得不这样做,我并不喜欢你这样的王。如果不是这样,那么,告诉我吧,你作为王的觉悟。”
“……”
红炎先是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拔剑直指裘达尔的咽喉以刃相向,菲尼克斯急加制止也无用,气氛紧张得好像有一个助因就能点燃爆炸。
“为了统一世界,防止人类走向灭亡。这之前统一的路需要由侵略和战争铺平,除此外别无他法。为了我的这个愿望,把你的力量给我,裘达尔。”
裘达尔忽然彻底明了了之前的疑惑,加之那一番言语确实对他的口味,也不顾颈上的刀刃也只是大笑着,
“很好很好,这才像样嘛。还有什么选择呢?当然是乐意至极。我喜欢你这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样子,战争也是我所需要的,至于之后的世界随便你了,这之前可要让我玩得尽兴啊。”


对于将到来的异变、战争,人类总是在对未知的恐惧下又隐约展露出对其不可名状的迷恋,但又可怕在有些人可以脚踏实地为其追逐。而其中翻腾起来的矛盾,会将人毁灭殆尽。

rufu的洪流静静沿着被规定的方向涌动,一直向前。



“大叔们派我去巴尔巴德了,最近。”
裘达尔晃着腿在一侧椅子的扶手,忽然将手臂搭在红炎的脖颈上,音量降低到平日的几分之一,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程度。
“我可是很强的,现在就让你看。”

“你想要的马上就给你。”